訂閱海外推廣資訊

我要訂閱 取消訂閱

行腳寶島Publications

HOME行腳寶島部落客文章

部落客文章

發佈日期 :2017/08/02 14:45

溫州街巷弄手作法式鹹派 老闆:我是死過三次的人,人生就是just do it!

作者

Ariel Wen

摘要

人,從出生到死,就像莎士比亞說:『人生如戲』不同的時代扮演不同的角色。你要去相信,相信你所堅持的是對的東西,而這同時也是自己存在的價值,是屬於自己的中心思想,也是活下去的理由...

內容

「要不要試吃看看?」剛踏進店裡,就聽到老闆Henry這般熱情的與你分享剛研發的新口味麵包,再待久一些,他也會很願意與你聊聊他的故事。這是一間位在溫州街巷弄裡,賣著法式鹹派與自家養酵母製作的麵包、西點小店《Quichez 派出所》。
 
而在一派輕鬆笑聲的背後,「我是死過三次的人,破產,離婚,得癌症,現在我想跟你說,要做你喜歡的事,人生沒辦法重來,所以更是要Enjoy!」Henry說。
 

該你的就會是你的,
但是一定要努力!

JUST DO IT!不要去想萬一。
人生,沒有萬一不萬一。你要先感動自己,才能感動別人,所以既然想做,就去把它做好,之後的事總會有辦法的。

Henry在高雄鄉下長大,家裡以農作為生計,當年沒考上聯考,家裡也沒有龐大的經濟能力供應孩子念私立學校,所以國中畢業以後Henry就選擇去當八年的陸軍。那是一個要有一技之長的時代,當時的光華商場賣很多二手書,「我會去買各出版社的書,回去背著槍看書,因為還是想念大學。」為了圓大學夢,他一退伍就把當兵累積下來的退休金18%全都領了出來,到台中找了間補習班,決定要考大學。
 
 
 
「準備考大學期間,我每天六點起床十二點睡覺,為了一年考上大學,就是靠意志撐著,回到家爸爸看我消瘦太多,都要認不得了,總是燉補身的東西給我吃。那一年,我把身上僅有的十二萬全花光了,但那卻是我人生中最得意的日子,因為我很認真努力;也在那一年,我考上文化大學。」Henry與我說著那段時光,好像回到過去的神采奕奕。「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有沒有錢念書,這是一個目標,我就去做了,總是會有辦法的。」曾經義無反顧的勇敢,直到現在想起也盡是滿意。
 
 
年少輕狂過,
無知就是要付學費
 
民國七十七年文化英文系畢業,正時經濟起飛,跟朋友合夥進口葡萄酒做生意,「畢業後的那幾年,買車買房,娶妻生子,可以說什麼都有了,只是幾年後也什麼都沒有了。」年少得志,錢也花的大方,竟在一次出國選酒的期間,被經銷商倒了一百多萬,之後朋友建議,不如進百貨公司,至少不會被倒。一頭栽進百貨做專櫃,進口葡萄酒、魚子醬、鵝肝醬等…,其實生意挺好,但是百貨業的抽成實在太大,「就像是溫水煮青蛙,發現的時候已經太晚了。」做生意沒有現金周轉,房子被拍賣,破產、離婚,擁有的在一夕之間全都變了調。
 
 


「如果你問我為什麼而失敗?因為太早成功而得意忘形,但也是因為無知,所以要付學費阿!」在百貨做專櫃的這段時間,Henry去法國學做巧克力,原先是計畫學成回來授課,做巧可力原料的生意,只是也沒想到後來卻成了製造業,生產巧克力。
 
 
 

人生的變數太大,
要找到自己所相信的東西。
 
「人,從出生到死,就像莎士比亞說:『人生如戲』不同的時代扮演不同的角色。你要去相信,相信你所堅持的是對的東西,而這同時也是自己存在的價值,是屬於自己的中心思想,也是活下去的理由。」他總是這樣與學生們說著。

「我是一個破產的人,房子被查封借宿在朋友家,身上僅剩的錢,是典當掉身上的黃金戒指換來的三千塊,我用這些錢買巧克力原料來製作,賣出後賺得的錢再去買材料.. 我窮到只剩下巧克力了。」過了一段這樣周轉的日子。後來有了個機會,與朋友在溫州街上合夥開了一間手做巧克力店《Henry & Cary》,剛開始沒錢請工讀生,隔壁台大的學生一個接著一個來說「我們不用支薪,只想學習製做巧克力。」有了學生們的幫忙,加上鄰居、同學的口耳相傳,很快成為溫州街上的人氣巧克力店。
 
 


在六年前,他意外發現得了胃腺癌,幸運的是透過學生牽線,很快的開刀脫離危險期,經過這一回,他開始懂得調慢自己的生活步調,將巧克力店放心的教給學生們去經營,自己也抽出時間到師大學習法文做進修。一向喜歡創新的Henry也和五星級飯店師傅合作研發做鹹派,試作的鹹派獲得同學的一致好評,便決定在巧克力店旁邊開《Quichez 派出所》賣著法式鹹/甜派,及自己養酵母製作的麵包。
 
 

 
「每天工作十八個小時,如果你沒有熱情又不喜歡,怎麼可能做得下去?」為了等麵包發酵,他以廠為家,「店裡兩三台壓縮機再轉,室內溫度超過30度,在夏日為了節能也是忍著不開冷氣,只是從小在鄉下長大也是習慣了。」Henry說著。
 
 

「我現在很知足,感恩身旁的貴人。對自己的產品有熱情跟信心,也相信一直以來堅持的品質與專業會被看見,這樣就好了,別無所求。」來到溫州街邁入第十年,每個日日夜夜在這裡走過的人,都帶著自己的故事,獨立發展著,也交織著,一個一個建構了這條街的味道,如同Henry的小店,那些曾經的風霜,歷練成為一種泰然的姿態。
 
 
今年的冬天尚暖,午後來到溫州街,在略窄的舊街坊,陽光漫灑透亮。假日看了一部電影,有一句台詞這樣說的「時間一直走,沒有盡頭,只有路口。」我們都在不斷的成長、變化,直到有一天,我們都成為有故事的人。

 
採訪文字/Ariel Wen,影像拍攝/Magus Chen